一条鱼
touch a fish
不产出不更新/刷tag专用
不要关注我 爱我没结果
所有提醒皆关闭
时常删po
 

《【法海×连城璧】妖魔(大纲文/一发完)》

预警:

※4k+大纲文,大量省略、篡改、模糊原作细节,全程流水账,几十年没写文,语句不通词不达意病句频出疯狂装逼都是正常现象

※欧到没有西,仿佛只是套了名字的原耽

※天地良心我只是想写法璧车……虽然铺垫了好长 还又柴又短并不好吃



连家公子连城璧剑眉星目俊朗不凡、天资聪颖武艺过人、出身高洁美人在侧,相貌头脑武技权势皆为上等,同时野心勃勃、颇有手段,本应前途无量,被世人敬仰夸赞,身处高位顺遂地过完一生——

谁料某一日起,变故接踵而至:家族内讧后未婚妻心系他人高飞远走,江湖被不可说的原因扰乱了秩序导致谋图武林盟主之事徒增坎坷,可谓内忧外患接连夹击。

 

适逢妖界暴动,飞禽走兽无一不蠢蠢欲动,计划为祸人间。

 

连城璧本就愁绪缠身,终日锁眉不展。最善蛊惑迷乱人心的蛇妖便顺着负面情绪找上门来,日夜在连城璧耳边渡过妖言惑语,以妖力催生连城璧的暴戾,让心结揉成心魔,好供其享用并驱使。连城璧浑然不知,却受影响颇深,神态愈发阴沉,行事更是愈发过激。

缉妖司裴文德顺着妖气潜伏而至,深夜只身闯入连家一番探查,发现妖气最浓重的位置位于连家公子卧房,又潜入连家公子卧室查找源头。

此时的连城璧疑心病重,又被妖物供养,每日沐浴在浓厚的妖气之中,早已不成人样,日日夜不能寐,难得入睡也是浅眠至极,导致裴文德方行至门外,连城璧就已被惊醒,盯着门外人影盘算对策,而附在其身的蛇妖震慑于近在眼前的危机,不安地伸出岔开的舌尖,“嘶嘶”地低声威吓。

 

裴文德此时方站在门外,正观察地形并评估风险,谁知房门猛地被撞开并碎裂,浓重妖气迸发而出将裴文德击退好几步,攻击得裴文德心绪骤乱,险些着道。裴文德瞪目咬牙下盘一定,以血喂刀后劈开妖力顺着空隙踮脚猛冲进房内——屋内妖气弥漫,昏暗无光,裴文德不待辨别方位便提刀冲向妖气源头,浓雾中有个黑影轻巧而上出手便击向裴文德命门,裴文德与其交手十几回合堪堪将其压制住,终于瞅得某处破绽,裴文德毫不犹豫地往前一伸,只听手中的刀“噗嗤”穿过了皮肉和筋骨,罡气镇住了那人身后的妖影,耳边骤然炸开蛇妖震耳欲聋的惨叫,刺耳的声音几乎掩盖住了那人的闷哼。

裴文德不顾耳腔内的疼痛,低低告了一声歉,手复又握紧刀柄,咬牙将刀往里又推进了几寸,血肉被破开的声响重,而妖影散碎的声响更沉,蛇妖不堪重击,高声尖叫后不甘不愿炸裂而逝!

声音之大,惊醒了整个无垢山庄。

 

随着蛇妖败死,妖气逐渐散去,暖色灯笼一盏一盏点起,笼罩在连家的阴影也随之慢慢消散。

窸窸窣窣的人声一潮接着一潮,伴着暖灯,仿佛自证了往日温暖人间的回归。

 

裴文德长呼一口气,上前接住坠落的青年。

被长刀贯穿左肩的青年脸色灰败,血流不止,裴文德却惊讶地发现,该青年竟以强大的自制力维持自己的神智,以防晕厥,只是口中不免漏出低哑的呻吟。

敬佩于青年的毅力,裴文德再次低声告歉,拦腰一抱,将其轻柔放置于床榻,极其小心地将长刀抽出后,裹着黑暗,为青年做了简单的止血。

裴文德过后起身点灯。

青年也似乎缓了过劲儿,朦胧一片的眼前逐渐清晰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位擅闯的不速之客——

眼神聚焦的一瞬间,两人皆失了神。

 

左胸有个物什怦然巨响,激烈跳动几乎要跳出心口以诉心动,热血冲撞得连指尖都发麻。

裴文德失态地站在原地,连城璧却不堪动情带来的猛烈反应咳嗽了起来,红血渗出嘴角,更衬得面容艳丽。

裴文德这才回过神,急忙上前扶着连城璧躺下。

 

姗姗来迟的家仆看到狼藉的现场惊诧万分,呼喊着上前就欲捉拿这个伤了连家公子的陌生人。

连城璧虚弱地抬手一挡,护住裴文德,又低声呼退家仆,只留了服侍左右的近侍和医师,以便疗伤。

 

裴文德自知理亏,待连城璧伤口处理完毕,仆人都被挥退之后,便抱拳单膝跪地低头致歉。

“某追寻恶妖至此地,叨扰连公子安眠,更连累公子重伤。虽为正道,却殃及池鱼,有愧于心,不求连公子原谅,只求给予一个弥补的机会。”

连城璧气若游丝,只轻笑着朝裴文德方向伸手,裴文德见状不由得上前一步,虚握住那五指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劳烦公子……”连城璧声音太轻,裴文德情不自禁将耳朵凑到他嘴边以捕捉声音,“……陪伴我直至伤愈吧。”

香息扑进耳内,裴文德酥了半边身子,只得恍惚应了诺。

 

自那天起,连家山庄便多了一个裴姓青年。

 

连城璧正值当年,自愈能力强,除了前几日无法起身外,往后便能下地处理事务,不出俩月更是重拾练武的日课。裴文德处理完事务后,总是第一时间来到无垢山庄,仿佛这里才是他的栖身之所。

而随着伤口痊愈,裴文德与连城璧的感情也逐渐加深。

 

碍于各式原因,裴文德本应是个桃色绝缘体,自律己身一心复仇,不曾为世间情爱动摇过。不知曾有多少芳心错付,而本人却依然不解风情,负刀行走在缉拿恶妖的路上。旁人只道裴文德面冷心更硬,怕不得一生孤独。

谁料到这位对媚眼一概冷目以对的冰块儿一朝动了心,名为“连城璧”的春意只消轻轻一碰这冰块儿,就让这冷硬的物什化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也被轻抚着皆化为绕指柔。

可见此人并非没有情根,只是没遇到让情芽破土的春风。

裴文德捧着一颗心,倾尽所能地对连城璧好——给他摘花、陪他练武、伴他出游,甚至去捉无害的小妖逗连城璧玩儿。若不是本人医术不精手艺不细,裴文德怕不是也要日夜服侍于连城璧榻前。

连城璧也不是个傻子。

他耳聪目明,又因惊鸿一瞥同样动了心,无时无刻观察着裴文德痴恋的模样,暗喜中也不忘撩拨,毫不吝于散发魅力。

 

某日陪着伤好大半的连城璧出游,好山好水之间,打闹的两人笑倒在春花深处,回过神来才发现两人贴得太紧。

前胸相贴,鼻尖相对,激烈的心跳互相传播,裴文德似乎只要再往下一些、或者连城璧略微扬起身子,抖动的双唇便能吻合。

察觉到状况的二人都怔了一下,终是不禁爱欲之苦,缓缓靠近交换了亲密的气息。

起初只是两唇相触,互相厮磨。裴文德仿佛这样就满足了,喟叹一声后便要起身而去——冷不防被连城璧一把拉下并翻身压过,裴文德忙着惊诧,被软舌寻得空档破门而入——

连城璧捧着裴文德的脸,按抚着他的耳后与颈侧,舌尖则极尽其能事,舔舐挑逗一应俱全,卷起裴文德的舌尖轻轻吮吸,低声笑着将心上人拉入情爱的泥淖。

裴文德第一次接吻便遇上如此对手,不由得呼吸不能、神志不清,连城璧边接吻边渡气给他,引导着他学习取悦二人的方法。

最后两人气喘吁吁地相拥在花丛中,春意浓烈得胜过漫山遍野的美景。

 

但连城璧的伤总要好的,加之鬼王出世作乱,裴文德迟早也是不能常伴恋人身侧的。

手握一个又一个越发艰难的任务,裴文德每次只能与连城璧缠绵一会儿、与他互相报备自己的近况后,不舍又决然的离去。行程匆忙的裴文德没有察觉到连城璧眼中越来越妖异的光。

 

裴文德以为当初他已经把祸害连城璧的蛇妖消灭,却未曾想当日蛇妖散碎,其内丹离体后却融进了离它最近的连城璧体内,使其悄无声息地化成了妖。在连城璧的刻意下,他自身的妖力大涨,引得鬼王上门笼络。连城璧一边利用裴文德的权势并使用妖力,一个一个除掉了他所憎恨之人、取得了他想要的一切,一边与鬼王周旋,套取鬼王情报,悄悄将各种消息透露给裴文德。裴文德手握这些细碎的线索,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力压鬼王,未废过多波折就在与鬼王的战斗后凯旋。

鬼王被除,心腹大患已定。完成了复仇以后的连城璧登上了武林盟主的位置,裴文德也因平息了鬼王之祸深受皇恩、名声大噪。

本来以为二人终于能长厮守,谁知连城璧的恶行始终纸包不住火,被人一朝揭发,裴文德这才发现哪里不对。之前的很多事情过于顺遂和巧合,但是因为与连城璧是恋人,裴文德放松了警惕未曾多想,如今方发现,连城璧受当初的蛇妖影响,早已成妖,且是大妖。

全天下的人一致要求斩杀连城璧,却因强大的妖力无法靠近无垢山庄。此时,所有人都想到了斩妖除魔闻名天下的缉妖司和裴文德,纷纷要求裴文德动手。

一方是朝廷施压,一方是江湖呼声,裴文德进入大义与私情的两难。于公于原则,连城璧罪孽深重,当诛;于私,他俩感情真挚,连城璧从未对他做过坏事,甚至还协助了缉妖司平复鬼王之乱。裴文德囿于煎熬的内心,无颜面对苍生,更不敢去见连城璧,连来自连城璧各式各样的传信都不予回应了。

正当裴文德痛苦万分迟迟无法决策的时候,却收到了连城璧一日前已被捉拿、并要在今日论罪并行刑的消息。原来连城璧多日不得裴文德回信,心魔迸发自身破绽百出,被身怀缉妖本领的武林人士拿下,以锁妖链绑于一空地之中,等候发落。

裴文德气极,飞奔赶至现场。然而为时已晚,连城璧全身已没一处完好的皮肉,更被穿心而过钉在柱上,气若游丝,全靠残留的妖力与心魔苟延残喘。

见裴文德飞至身前,连城璧心魔散了大半,更是命悬一线,分出的气力只够对裴文德虚弱微笑:“我丑、别看我……莫忘了你的原则。”语罢无力低头,裴文德颤抖伸手一探,鼻息已微不可闻。

见状裴文德当即崩溃,意图高喊发泄却声音嘶哑,只剩无声呐喊。一念成魔,裴文德脸上妖状渐渐显现,连加之他身的限制咒文都压不住裴文德的攻击性,炸裂的内力震得在场的武林人士跪地吐血。大地上有所感的妖物们纷纷现身嚎鸣,妖气弥散,天地间竟是缓缓被妖气聚成的阴云覆盖。

勉强稳住身形的缉妖僧人无法,驱咒文金鼎笼柱暴走边缘的裴文德。眼见事态即将一发不可收拾,灵佑福灵心至,向裴文德传音道:“妖人连城璧仍有生还可能,若你有心救他,不妨听贫僧一言!”裴文德闻言竟是真的恢复了一丝清明,上前一把揪住僧人,急切问道:“什么办法!”

“连城璧心魔是他的死因又是他的生机,是他成妖的关键亦是他回归人性的核心。若用梵咒为他梳理,难说不能将其挽救回来。”

“那你快做啊!”

灵佑深深看了一眼裴文德,道了声佛,劝了几句却换来裴文德暴躁的催促。灵佑低头轻叹:“裴施主,你的执着,将会带来更大的痛苦……”

裴文德面色悲怆侧腮紧绷,难得咬着牙回了一句:“……不会有比这更痛的了。”

……

 

自那天起,朝堂少了一个裴文德,江湖少了一个连城璧。

而某处鲜有人迹的深山庙宇中,多了一个美人在侧、名为法海的和尚。


一个不影响大纲的车



END

我真的想看妖僧法海×妖女璧璧……

等略略剪一个车!!!!!

评论(9)
热度(120)
© 一条鱼/Powered by LOFTER